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探讨 > 调研成果 > 正文

我国第三人撤销之诉主观范围探究

作者:刘义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5/4/8 【字体:

判决可能损害第三人民事权益是第三人提起撤销之诉的要件,也是其起诉的动因。我国宪法虽未有关于审判请求权的明文规定,但从法理上来看,如果一个公民未受到法院通知,故而未能行使其辩论权与处分权,其理应不受判决的不利影响。所以,如果我们要使得既判力扩张至第三人,那么必须赋予该第三人参与诉讼的机会。因此,“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这一要件,可以解释为当事人未收到法院或当事人的诉讼告知,因而未能参加诉讼。这种理解看似刻板,但是却在实践中易于操作。当事人是否收到诉讼告知,乃一客观标志,相对于让法院去认定第三人主观上是否可归责等实际情形,无疑是费时费力又不切实际的。所以,笔者建议从法院和当事人有没有进行诉讼告知的角度理解这一要件。当然,目前在我国,无论是当事人诉讼告知还是法院的职权通知制度在法律上还很不完善,如果执行这一标准,似乎有加重法院工作量之嫌。但是诉讼通知制度乃一项事前救济程序,其功能之一就是防患于未然,如果运用得当会在一次性解决纠纷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所以从长远来看,完善诉讼告知制度并赋予其一定的法律效力,会在总体上减轻法院的负担。

   (二)第三人程序权与裁判正确性

第三人撤销之诉的主要目的在于事后对第三人程序权进行保障还是确保裁判之正确性以维持法律正义而保护受害第三人权利,在台湾法学界并非没有争议。[8]但是,就立法者意图来看,一般认为对第三人程序权进行保障才是设立第三人撤销之诉的主要目的。[9]然而,我国此次修法引入第三人撤销之诉,在立法目的层面比较模糊,如前所述,其一方面是为了给以因故未能参加诉讼而没有获得程序保障、却可能受到判决既判力扩张效果拘束的第三人提供救济途径,另一方面,是防止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他人通过利用诉讼审判骗取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等方式的不当侵害。前者侧重程序权保障,后者侧重保证判决的正确性。

 正是基于立法目的的多元化倾向,我国立法近乎赋予了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一定程度上的审判监督功能,这一点从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实体要件(需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中可以得到印证。这种实质要件在法国乃至台湾地区的立法条文中是找不到的。无论法国还是台湾地区的立法,都不要求第三人证明原判决有错误,只需要证明其非因自己原因未能参加诉讼并受到诉讼结果不利影响即可。

 那么,我们究竟如何理解和适用上述条款呢?具体来说,我们需要像审查再审申请一样来审查第三人撤销诉讼的起诉书吗?如果其未能达到相当程度的证明标准是否不予立案呢?笔者认为,我们应当从形式上来把握这一要件,只要其起诉理由中认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侵害其合法权利,并提出了一定的证据,就可以立案,其证明标准应当与起诉时的证明标准相同,而不必达到再审立案的证明标准。这是“保障第三人程序权”与“维护判决稳定性”两种法益之间平衡的结果。因为当事人申请再审时,其已经在之前的诉讼阶段行使了程序权利,所以如若希望启动再审程序则必须履行一定的证明义务证明原判的实体或程序“确有错误”才能获准立案,而第三人并未参加原诉讼过程,却在结果上要受到原诉讼的不利影响,其程序权在前程序中未受保障,如果让其承担过重的证明责任无疑会进一步抬高其进入诉讼程序的门槛。所以,笔者建议从形式上把握上述要件,不必为第三人提起撤销之诉设置过高要求。

    三、第三人撤销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

   (一)主观范围竞合的产生

 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审监解释》)第5条确立了两种案外人申请再审的情形:一是执行程序外的案外人申请再审(第1款),二是执行程序中的案外人申请再审(第2款)。[10]前者要求案外人对“原判决、裁定、调解书确定的执行标的物主张权利”,后者要求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主张权利提出书面异议被驳回后,认为原判决、裁定、调解书有错误”。由此看来,执行程序外的案外人申请再审以其对原判决确定的“执行标的物”主张权利为条件,而执行程序中的案外人以对“执行标的”主张权利提出异议为条件。

 关于案外人主张权利的内容,执行程序外的案外人申请再审,案外人主张保护其受到生效裁判侵害的利益;而执行程序中的案外人申请再审主张的是足以排除依据生效裁判进行强制执行的权利。《解释》第5条第1款对案外人主张权利性质及范围没有明确的规定,理论上有两种观点:一是狭义权利说,认为主要指物权;二是广义权利说,认为只要案外人权利受到侵害,即可申请再审。实践中,有的法院采取狭义说,有的法院采取广义说。[11]结合民法的规定,有学者认为案外人主张受到侵害的权利或者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利,主要有: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占有、孳息收取权、债权、依法保全的标的物。[12]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案外人对执行标的(物)享有上述权利,则可以在执行程序外或执行中提起再审。

[1] 2 [3] [4] [5]

加入收藏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 返回顶部